小说连载 | 野望(1)

摘要: 你知道和不知道的农村。

12-11 11:27 首页 南缘北喆

编者按



这部悬疑小说的开篇让我想起了西班牙著名的悬疑电影《迷一样的双眼》,画面感强,充满了悬疑审美,感谢作者授权本平台首发。




(一)



我从小生活在江南的农村。


江南的农村你知道吗?比你们四川是好多了,不过那时候条件也还是挺艰苦的。


但我小时候不觉得,还玩得蛮开心呢。


我还记得,一到放寒暑假,爸妈就把我放在外公外婆家。


外公每天早晨都会去镇上的老街。随行的除了我,还有一只土狗。


老人家到了老街,第一件事就是买菜。因为我这个外孙在的缘故,外公会买猪肉,或者杀只鸡,加上青菜豆腐之类的。然后他便拎着菜篮子进了茶馆,听一段书。


我不太记得茶馆的具体情况了。印象中那是一间阴暗潮湿的房子,地面是凹凸不平的砖,触手可及都是一种油腻腻湿漉漉的感觉。我并不跟着外公听说书。


那段时间我一般都在老街上闲逛。狗也不见了踪影,我猜它多半是在附近寻找吃剩的骨头。



大概到了十点左右外公便会起身回家。我已经不记得我们仨是如何会合的:我们没有手机,以外公的矜持沉稳,也不可能在街上大喊大叫。但我们总是神奇地凑齐了,一起往回走。


先是凹凸不平的石子铺设的地面,然后走过一座小而陡的石桥。


桥下是运河的分支,有乌篷船顺流而下。


我们便出了镇子,走在乡间的小路上。旁边是大片的麦田,绿油油的庄稼长势喜人。



乡下的亲戚喜欢问我这个“读书郎”,可知道田里的是什么。当我回答是麦子的时候她们便露出失望的表情。因为她们啊,原本是打算我说出“韭菜”以后,大大地嘲笑我的。


其实我也不知道韭菜长在地上是什么模样。


有时候我们也会在老街上的二姨家吃午饭。那么当我们踏上这田间小路时便是傍晚了。


天色昏黄,远处有红色的晚霞。夜色下那些房子屋顶上的烟囱里,飘出一股股的炊烟。


顺着风飘进鼻子里的,是一种稻秆焚烧的气味,混杂了牛羊粪便,还有饭香的复杂味道。


在这样的地方,你很难想象有什么大事会发生。


每天都是张家长李家短。最多是东村的老王头打聋了老婆的左耳朵,或者是隔壁杨家村的愣小子开摩托车撞死了村长的羊,还把自己的腿给摔断了。


所以那一次,当我看到几辆警车鸣着警笛开进我的中学时,更多的是兴奋而不是害怕。


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警察,由校领导带路,去了教室,带走了几个初三的学生。同学们都躁动起来。


虽然老师们一脸严肃地训斥:“不关你们的事,不要议论!” 但初中生们还是无比兴奋地传递着小道消息:


“听说是强奸案!”

“几个人一起去拦小姑娘!”

“说是把衣服都脱光了在田里!”

……


“强奸”这么富有刺激性的词语,在青春期蠢蠢欲动的中学生当中,绝对是可以掀起巨浪的话题。


有那几个消息灵通的同学,不断给班里带来猛料。事情也在这样碎片式的消息里,慢慢地被揭示出来。


据说,我们学校有五个混混,也就是那种不好好上学,成天调皮捣蛋惹事的那种,有一阵子看了不少黄色书籍,决定去“搞个女人玩玩”。


那时候并没有现在这样的按摩店,或者桑拿会所什么的。


他们商量了半天,觉得女同学不能碰,因为“万一被家长知道,会找到学校来的”。


最后不知道是谁出了个主意,说我们可以去拦截下夜班的女工。


于是在那个寒冷的冬夜,五个人骑了三辆自行车,去了离镇子十几里远的路边等着。


那条路也算是一条主干道,但其实也就是两车道的灰土路,车子通过的时候会卷起一股尘土。


那个年代路上的汽车少得很,到了晚上更是好久才会有辆载货的卡车通过。


路灯基本就是装装样子,一大半都是坏的。偶尔有几盏亮的,灯光昏暗,也看不清楚。 




镇上的“红旗纺织厂”有很多女工会上夜班,到了半夜才会骑自行车回家。


几个男生也就是盯准了这一条,才去守候的。


几个人找了个路边隐蔽的地方坐下,一边抽烟一边聊天。陆陆续续过了几拨人,都是一群人一起走的,混混们临阵都怂了,谁也没敢露面。


冬夜还偏偏冷得来要命,冻得人鼻涕横流。


为首的男生猛抽了一口烟,把烟屁股丢在地上踩着,给自己鼓气说:“下一拨不管几个都上了啊!不然都白来了!”


运气不错。过了十几分钟,有两个姑娘结伴骑车往这边来了。


几个人给彼此壮着胆,大喊着从藏身处猛地冲到路面上。


两姑娘一下子吓蒙了,惊叫着跨在自行车上,不知道是该扔了车跑,还是赶快往后骑车走。


迟疑中,如狼似虎的小伙们立刻抓住了她们,往旁边的田野里拖。


姑娘们嚎叫着,死命地挣扎。个子高的那个力气也大一些,连踢带打,居然挣开了手,往田野深处跑去了。


原本冬天的农田是光秃秃的只有稻茬,但在夜色的掩护之下,慌慌张张的小混混们,居然就找不见她了。


只剩下了一个矮个儿的姑娘,被几个如狼似虎的男生按倒在稻田里。嘴巴被捂着,“呜呜呜” 地叫。男生们则手忙脚乱地扒她的衣服。


夜色里,姑娘的皮肤特别地白...... 




“不会吧?几个人真的那个了啊!” 99号用手捂着嘴,惊讶的问。


陈昕眯着眼笑了。昏暗的灯光下,99号半掩着的胸也白得耀眼。


 “时间到了”,陈昕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,“下次讲给你听。”


“坏人!” 99号娇嗔地拍了一下陈昕的肩,摸索着爬下了按摩床。 她站起身,整理着胸罩,系好胸前的扣子:“衣服都快被你扯坏了。”


陈昕静静地看着她整理衣服。她见状白了陈昕一眼,是那种卖弄风情的白眼。


99号走过来帮陈昕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子:“好吧,下次记得要点我哦!号码记住了吧?”


“知道,你号码最大嘛!” 陈昕顺势又亲了一下姑娘的脸颊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



注:本小说连载已获原作者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文中图片来源网络。



未完待续





 

首页 - 南缘北喆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