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生命中的菩萨

摘要: 我从小跟着外婆长大,初中以前对于亲人的概念,就只属于外婆,她教我认字、教我剪纸、叫我老北京的规矩,虽然童年父母并没有在身边,不过,对于孩童时期的幸福感,现在回忆起来,并没有丝毫缺失……

11-03 16:21 首页 漫话佛学

    每个人心中,或许都会有一个藏在心底,最思念的人,或许TA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,但回忆起来,依然是那份平静和安宁......


    我从小在北京东城区安定门内的一个小胡同的四合院里长大,记得小时候我的世界边缘似乎就在交道口,再往南到宽街就已经是好远了,一次外婆带我坐车去前门的亲戚家串门,似乎前前后后准备了几天,那时候世界很小,小到只有我和外婆......


    据我妈回忆从满月之后,他们就都支援三线建设,去了四川重庆北碚的山沟里,一待就是13年,印象中这期间跟父母没见过几次,直到上初中,他们调回家乡,才跟父母一起生活......


    我从小跟着外婆长大,初中以前对于亲人的概念,就只属于外婆,她教我认字、教我剪纸、叫我老北京的规矩,虽然童年父母并没有在身边,不过,对于孩童时期的幸福感,现在回忆起来,并没有丝毫缺失……

    小时候家里很穷,我和外婆的生活计划是每天最多花1元钱,没有办法让我上幼儿园,跟外婆一起在大杂院里体验着生活。我从小没主见,每天在家里,都会不断的问外婆:“外婆,我干嘛呀?”,她永远都会给我一个答案,从来没烦过,随后我便会按照她的“指示”去玩……


    直到初中被父母接走同住,离开小院子的那一天,和外婆道别之后,我应该是没有回过头,但是多年以来,直到现在,脑海里也拂不去那一幕的情景,外婆站在院门口,看着我渐渐远去的背影,手伸在半空中,直到彼此的影子越来越模糊,消失在胡同的两头......


    大学毕业后两年,外婆去世了,她几乎没有见证过我在世上找到的任何一个幸福……

    多年以来,黑夜里,闭着眼睛,经常会进入同一个梦境,在梦里,我自己一个人从远方回到小时候住的小院子,推开院门,走过熟悉的小径......


    房门开着,外婆躺在把门的床上,在睡午觉,我怕打扰她,准备坐在门外等,但她每次都似乎预感到我来了,慢慢睁开眼,坐起来,召唤我进屋坐下,我走过去坐在床边,跟她说:“外婆,我来看您了”……








首页 - 漫话佛学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