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丨爲政第11章

摘要: 子曰:“溫故而知新,可以爲師矣!”

12-14 18:33 王觴 首页 崇山书院

子曰:“溫故而知新,可以爲師矣!”


釋字:

溫:《說文》曰:“水。出犍爲涪,南入黔水。从水??聲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225頁)又說:“??,仁也。从皿,以食囚也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104頁)

段玉裁曰:“凡云溫和、溫柔、溫暖者、皆當作此(??,編者按)字。溫行而??廢矣。水部溫篆下但云水名不云一曰煗者,許謂煗義自有囚皿字在也。”(《說文解字注》213頁)

按:《集解》曰:“溫,尋也。尋繹故者,又知新者,可以爲人師矣。”(藝文本《論語註疏》17頁)

朱熹《集註》曰:“溫,尋繹也。故者,舊所聞;新者,今所得。言學能時習舊聞,而每有新得。”(藝文本《四書集註》141頁)

劉寶楠曰:“溫,無繹理之訓。溫爲尋者,尋與燖同,卽與燅同,不謂繹理也。”(《論語正義》55頁)

觀劉氏之說與漢人之注,可知朱熹之“改頭換面”矣。漢人所注,本爲溫習舊學,并有新得,非朱熹所謂從舊學中得新也,此其“改頭”也;尋本加熱之意,無繹理之義,此其“換面”也。

朱熹之說,或可備一說也,雖與漢注不同、雖或改字義,然不可謂其說於後人無益也。然,此章旣說爲師之道,爲師之道則當以溫習舊所聞又能時有新得爲上,大其道也。而溫習舊聞以求新得,則在究其理。此或朱熹之所以改易乎?


故:《說文》曰:“使爲之也。从攴古聲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67頁)

段玉裁曰:“今俗云原故是也。凡爲之必有使之者。使之而爲之則成故事矣。引伸之爲故舊。故曰:古,故也。《墨子》經上曰:故,所得而後成也。許本之。”(《說文解字注》123頁)

按:段說有附會之嫌。故,从攴古聲。故舊之意當從古來也。恐本義與使爲之無關,而使爲之恐反爲後起義也。


知:《說文》曰:“詞也。从口从矢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110頁)

段玉裁曰:“識敏,故出於口者疾如矢也。”(《說文解字注》227頁)

按:此字前曾解過。此處特指出者,段謂有“智”意也。

新:《說文》曰:“取木也。从斤新聲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300頁)

段玉裁曰:“取木者、新之本義。引申之爲凡始基之偁。”(《說文解字注》717頁)


師:《說文》曰:“二千五百人爲師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127頁)

季旭昇以爲:“本義爲軍旅……引申爲官職名。”(《說文新證》500頁)

按:季旭昇引證毛詩等多家註疏,結合字形,分析以爲當爲古代王的軍事長官、保護王族等職責之官。可備一說。


矣:《說文》曰:“語已詞也。从矢以聲。”(《說文解字》110頁)

段玉裁曰:“已,止也。其意止,其言曰矣,是爲意內言外。《論語》或單言矣,或言巳矣。如學而、子張篇皆云:可謂好學也巳矣。公冶長篇:不可得而聞也巳矣、巳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。”(《說文解字注》227頁)


又按:

此章頗有爭議。楊伯峻以朱熹之說爲是,楊逢彬以漢人之說爲是。然觀爲師之道,則兼取又何傷哉?若以行文推敲,則當爲漢說矣。然則朱熹之論,或爲“古義今說”乎?

鄭玄注云,溫讀如燖溫之溫,謂故學之熟矣,然後時習之,謂之溫。(藝文本《論語註疏》17頁

楊逢彬曰:兩相對照,就知道不是說在溫故之時能夠知新,而是說要不斷溫故,並能有所知新。(北京大學出版社《論語新注新譯》25頁)

《論衡·謝短篇》:知古不知今,謂之陸沈;知今不知古,謂之盲瞽;溫故知新,可以爲師。古今不知,稱師爲何?孔穎達《禮記敘》:博物通人,知今溫古,攷前代之憲章,參當世之得失。(中華書局《論語正義》55頁)

此而論,亦可參詳也。


本期排版:太平郎


寻绎章句,品味文字。

欢迎加入,纠错有奖!



首页 - 崇山书院 的更多文章: